•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-04-19
  • 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 2019-04-18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4-16
  • 明堂红木栽种海南黄花梨 让员工更加珍惜红木材料 2019-04-16
  • 现代都市的繁华和诱惑 Elie Saab2016秋冬高定发布 2019-04-15
  • 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点泥成“金”的御窑女烧砖人 2019-04-15
  • 微软进军新零售 开发自动结账系统或与沃尔玛合作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14
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4-14
  • 航运大数据时代到来,订舱就像买机票? 2019-04-11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10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4-08
  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4-08
  • 仙桃无桃?“桃树大王”扎根田野成就“仙桃” 2019-04-05
  • 世界杯黄历:日本换帅对战黑马“小哥” 2019-04-05
  • 刘凤翥:翦老的叮嘱让我终生受用无穷 2019-04-02
  • 您的位置 : 北京快3> 小说库> 穿越> 农门春色:火辣娘子撩憨夫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3-11 10:10:41

    农门春色:火辣娘子撩憨夫 已完结

    哪里可以买11选5:农门春色:火辣娘子撩憨夫

    北京快3 www.rdko.net 来源:落初文学 作者:左及 分类:穿越 主角:姜无尤,姜温

    小说主人公是姜无尤姜温的小说是《农门春色:火辣娘子撩憨夫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左及创作的穿越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穿越成犯官家眷,一转身又成了流放北疆的平民,定居小山村,上有闺秀娘亲疼爱,下有嫡亲哥哥不待见,还有个遗腹子还在娘亲肚子里。北疆地苦寒,这日子怎么过?精打又细算,发家又致富,安身立命来种田;孤儿寡母遭欺负,泼辣强势来治他。村口的壮小子没爹又没娘,憨厚又老实,却不想嫁给他之后,冒出了一堆极品亲戚…… 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“那三哥您这是怎么了?”狼崽听胡三这么说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这也不对,那也不对,谁知道到底咋滴了。

    “那娘仨的来历老子已经摸出来了,确定是从平都流放过来的”,胡三端起桌子上的凉茶,上了一口。

    狼崽到底年纪轻,这种票子干的还是少,一听是平都来的就打了退堂鼓,唯唯诺诺的哼唧着跟胡三说,“三哥,要不这票咱还是算了吧,那可是平都过来的”。

    “狼崽呀狼崽,瞅瞅你那怂样,哪里像狼了,像猪还差不多,猪碰上事儿还会哼哼几声,拱拱猪窝,你呢,都不能听老子把话说完”,那胡三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狼崽骂道。

    “那娘仨有可能是从半路逃出来的,我跟了半天都没看见看守他们的差役,不可能有差役就这么放任他们乱跑的,何况咱住着客栈从昨儿到今儿,一直都没有差役住进来,今天这镇子上,俺也溜了一圈,没看到有差役,所以,那娘仨铁定是逃出来的。现在你可说,这票子你是干还是不干?”

    胡三得意的笑笑,望着他。

    “干,咋不干,真好的机会咋能不干,错过了这个村儿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,三哥,还是你行,俺都听你的,都听你的”。

    狼崽一听跟着嘿嘿的奸笑了起来,牌阵啊胡三的马屁。

    胡三笑爽了,这才敛了敛神色继续说,“那娘仨也不是省油的灯,不然哪儿能从差役手中逃出来?;褂心橇礁鲂〉?,真他娘的猴精猴精的,警惕的很,老子今儿跟的那么远,还被那俩小崽子发现了,已经打草惊蛇了”。

    胡三的能力狼崽是知道的,要不是胡三干这事儿很有一套,狼崽也不会跟着他伏小做低。

    胡三的跟踪那俩小崽子都能发现,说明这娘仨还真不好弄,只不定得费多少事,特别是已经打草惊蛇了。

    “三哥,那娘仨会不会趁着咱们还没动手先逃了?”想想快到嘴的鸭子飞了,狼崽就任不住心痛。

    那可都是钱呐,狼崽似乎已经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在眼前晃了。

    胡三十分肯定的说,“不会,那俩小崽子昨儿还在煎药,我去药铺打听了,那娘们儿昨儿送去是昏厥的,坐堂大夫给诊过了,是怀上了,才俩多月,胎位不稳,她敢往哪儿逃,这几日还逃不了”。

    “厉害!”狼崽子竖起大拇指,“三哥果然是三哥,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”。

    再说姜温和姜无尤回来后凑到一起商量,那人的事儿不敢放松,客栈住着也不安全了,租房子的事儿得赶紧了,最好明日就能找到,然后直接搬出去。

    说来也怪,昨日,姜无尤和姜温一起打听了很长时间,因为人生地不熟的,什么也没打听到,今天一早出去就打听道有人家往外租房子的消息了。

    一连看了好几处,最后选了一处环境比较好的民宅,周围住的都是正儿八经的人家。

    环境简单些,也更安全些,就是房租要高一些,一个月得三百三十文,不过这和住客栈比起来就划算的多了。

    姜无尤先付了一个月的房租,房子里没有住人,他们当天就能搬进去。

    对于这种人瞌睡了,立马就有人送枕头的事儿,姜温真想感叹一句,真是走了****运了。

    虽说如此,姜温也不疑有它。傍晚的时候,姜无尤去引开了胡三,姜温带这边赵云雅退了客房,直接离开了。

    约莫着姜温她们已经到了租住的地方,姜无尤这才甩开胡三,绕了好几个圈回了租住的地方。

    租住的地方是个小院子,三间房子,一个正堂,两件侧卧,还有一个厨房和一间放杂物的有些破洞的杂物间。

    杂物间里还有半间干柴禾,整个院子里都落了一层灰尘,是有段时间没有人住了

    。房子里都是灰尘,简直没有落脚的地方,姜温擦了个凳子让赵氏先坐着院子里休息,自己从墙角拿了一把半旧的扫把把屋子里扫了一遍,还没有扫完,姜无尤便回来了。

    “哥哥,你快去打点儿水来”屋子里的灰尘一扫,胀的呛人,姜温被呛得鼻孔里都是灰尘的气息。

    院子里的水桶不知道是什么木材制的,沉甸甸的,放到水井里打了水,姜温自己的小身板力气不够,根本就提不上来。

    姜无尤应声打了一桶水,颇有些费劲儿的提了进来,“温儿,你要的水”,姜无尤喘了口气说。

    姜温用手从水桶里掬了几捧水均匀的撒在屋子里,落在地上的水珠就立刻卷上了一层灰尘。

    “娘,你把东西放下歇着,收拾屋子我和哥哥来就好”,姜温见赵氏拿了木盆倒水,立刻阻止道。

    “您现在肚子里可是有着小弟弟,不能累着了”。

    姜温从赵氏手里接过木盆,从水桶里分了水出来,又把换下的囚服拿了出来。

    这里没有抹布,这囚服又不能再穿,原本是准备烧掉的,这两日在客栈既不得空,也不方便,所以还一直在放着,刚好拿来可以当抹布用。

    姜温拿着抹布,把屋子里的凳子,桌子,还有床板都抹了一遍,把厨房的锅,碗,灶台统统都清洗了一遍。

    很快姜温出的满身都是汗,尽管是暮春,额头上沁满了细密的汗珠,脸上都泛着红。

    姜无尤拿着扫把,扫地的姿势有些笨拙,手忙脚乱的,一抬头,就看到姜温小小的身影,做起事来有条不紊,经过她手的屋子很快变得敞亮起来。

    姜无尤拿着自己一对比,莫名的就黯然起来。

    自己是哥哥,然而从温儿要求自己重新认识她开始,似乎大部分事情都是她开始想注意,计划着实施。

    虽然每件事情温儿都会问过自己的意见,但其实自己对这一切并不了解,也无法预定该怎样做才好。

    做为哥哥,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,姜无尤一直认为应该是自己照顾母亲和妹妹。

    可是现在好像反了,变成了妹妹照顾娘亲和自己,姜无尤觉得自己很没有用。

    “砰砰”,“砰砰砰”,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姜无尤的思绪,“有人在吗?”听声音是个中年妇女的声腔。

    “谁呀?是干什么的?”姜温起身,爬到院门上隔着门缝瞧了瞧,很是警惕。

    毕竟自家在这里一户人也不认识,怎么会有人大傍晚的来敲门呢。

    门外的人很是清朗爽利的说,“俺是你们今天租房子的房东,来送个东西”。

    姜温这才从里面拔掉门栓,把门打开。

    “原来是房东婶子,您请进来”姜温笑脸把她迎了进来。

    赵氏也起身迎了过来,“房东嫂子过来了,屋里坐,你看这,我们刚过来,正在收拾屋子,连口热水也没有”,赵氏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“。不碍事儿,不碍事儿,咱这也不渴”自称是房东的妇人放下一个大包袱放了下来。

    “大嫂子,你这是背的什么?”赵氏看着眼前的大包袱,有些忐忑,不知道这房东是个什么意思,只好出声询问。

    妇人指了指东西侧间,说,“这房子因为许久没有租出去了,所以东西侧间的铺子我就把它收起来了,今天上午我家掌柜的把房子租给你们了,他也没注意看,我这不是来把这铺子给你们送过来”。

    原来是这样,姜温倒是没有想到床上的铺子房东还管。

    不过这倒是好事儿,这屋里的铺盖都没有买,这个时候了,店铺也都关门了,姜温还想着今晚要不凑合一晚,房东这铺子送来就好办多了。

    “真是太麻烦你了”,赵氏蛮不好意思的,毕竟人家房东不送铺子过来,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,结果人家还是送来了,赵氏心里顿时就把房东和好人挂钩了。

    “那行,你们忙。我走了”房东打婶把铺子留下,姜温把她送到了门外。

    胡三下午把姜无尤跟丢了之后,就回了客栈,蹲在客栈守到了晚上,结果还是没有发现那两兄妹的身影,叫了小二一问才知道那娘仨退房了。

    “他娘的”胡三回了住的客房,愣是心里憋着一股子恶气,这都是被耍的第二回了。

    “这次老子都盯得紧紧的,还是让那小畜生给溜了,气死老子了”。

    狼崽见胡三气的直跳脚,也忍不住垮着脸子,“三哥,这他娘的这么难搞,你说可咋整呀,你一个人能弄到手吗?”

    说着,还特地拉了拉自己身上盖的被子,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  胡三看了看他的动作,心底暗骂一句没眼色的东西,懒成这样还想着分钱,白了他一眼。

    “老子一个人累就累点儿,到手了得银子全是老子的,那老子也高兴累着”。

    狼崽一听不干了,哎呀娘呀,听这胡三的意思是想独吞,那可不行。

    不是为捞着点儿银子,自己咋能跟着他,立刻赔了个笑脸。

    “三哥,你看你这话说的,小弟这笨手笨脚的,人虽蠢了些,有啥子俺能帮上忙的,您只管吩咐,小弟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”。

    说着一拍胸脯,只是这豪情万丈地动作被他那谄媚猥琐的表情硬生生给毁了。

    “你不是身子还虚着?哪敢劳你尊驾”,胡三还气恨他刚才的动作,挖苦他。

   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古代言情
    2. 穿越种田小说
    3. 日久生情小说
    4. 虐恋情深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 200

  • 滨湖利港银河广场2016年交房至今拿不到房产证 2019-04-19
  • 全国省级新税务机构统一挂牌 2019-04-18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4-16
  • 明堂红木栽种海南黄花梨 让员工更加珍惜红木材料 2019-04-16
  • 现代都市的繁华和诱惑 Elie Saab2016秋冬高定发布 2019-04-15
  • 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点泥成“金”的御窑女烧砖人 2019-04-15
  • 微软进军新零售 开发自动结账系统或与沃尔玛合作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14
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4-14
  • 航运大数据时代到来,订舱就像买机票? 2019-04-11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10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4-08
  •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-04-08
  • 仙桃无桃?“桃树大王”扎根田野成就“仙桃” 2019-04-05
  • 世界杯黄历:日本换帅对战黑马“小哥” 2019-04-05
  • 刘凤翥:翦老的叮嘱让我终生受用无穷 2019-04-02
  • qq分分彩和腾讯分分彩一样吗 现场报码直播 北京赛车pk10注册开户 幸运飞艇家破人亡 澳门赌博经历 北京赛车稳赢技巧方法 上海时时乐和值走势图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中国竞彩网首页手机版 澳门彩票 北京快8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 福利彩票走势图大全 重庆时时彩软件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结果分析 香港六合彩官网